分集剧情选择:(剧情已更新到25集)

上将洪学智第25集剧情洪学智被下放农场劳动一举一动受到专人监视

  洪学智和周副省长两人谈话,从当年在红四方面军工作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了,可是往事却历历在目。汪处长来汇报工作,惊讶洪学智竟然也在这里,原来要说的话也不说了。周省长称洪学智也是来汇报工作的,洪学智站起来想要回避,周省长不让洪学智走,称还没说完工作。汪处长只好先告退,等到明天再汇报,今天先由洪学智汇报完再说。周省长送出门后汪处长给他一个红头文件。

  红头文件称最近有一批混进革命、军队的修正主义分子,正在把无产阶级专政变成资产阶级专政,就象赫鲁晓夫一样,这伙人正睡在大家的身边,提醒各级党委必须高度警惕。洪学智不无感慨,看来以后要少来周副省长家了,因为自己头上有帽子,害怕连累他。可是周副省长表示不怕,因为洪学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周副省长给洪学智喝六安瓜片茶,虽然很好喝却没有笑摸样。周副省长提醒洪学智要有思想准备,可能会有更大的政治风暴会对他不利。洪学智告诉周副省长六安瓜片之所以好喝的原因是因为制作工序十分讲究,好不容易才完成,反反复复烤制八十一回。人也如此,需要经过锤炼,反反复复才能百炼成钢。

  1966年,十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对洪学智的信仰进行了一次又一次考验。造反派闹得很厉害,周省长也被当作走资派抓走了。洪学智的工作又变了,不再是厅长而是要接受劳动改造,被定性为三反分子。洪学智回到家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张文,张文大惊,她实在想不通,洪学智怎么可能会反毛主席、反社会主义。洪学智倒很淡定,有些人愿意怎样就怎样,反正求饶的话不说,违心的话不说。可是张文很忧虑,这个罪名可是三反,罪名很大。洪学智觉得早晚会分出个是非曲直,当年打仗的苦都经历过了,不怕现在的批斗,坚信他能受得住。从红军时期开始到后来倒下了多少人,他们一定要好好活着。

  1970年,未经组织批准,洪学智就被革委会下放到农场劳动,时年57岁。接待干部感慨他从上将到接受改造教育,真是今非昔比,让他干点和后勤有关的活。此时后勤的小孙正犯愁豆腐做得不是软就是硬,上司高连长高度近视,还是个聋子,但观察很仔细。高连长来了,让大家好好干活。洪学智到了,不让点卤,指导小孙等到豆浆的热气直了就可以点了。小孙没想到洪学智还是个老把式,和洪学智住一个炕上,这里只要是上了年纪都叫老什么头,小孙于是也叫老洪头。到了食堂吃饭时间,小孙赶快去尝,觉得好吃,这得谢谢高连长请来的高人,高连长告诉去办公室再告诉他老洪头的底细。

  洪学智看到一个赤脚医生,还挎着药箱吃饭很奇怪,于是搭话。赤脚医生叫小杜,奇怪洪学智年纪大了还来这里,洪学智表示自己是来劳动的。

  高连长告诉小孙洪学智是个三反分子,小孙以为和那个著名的抗美援朝副司令同名同姓,没想到是同一人。小孙担心高连长耳朵聋会不会听错,高连长表示事情很大,他不可能听错。小孙想不同,觉得别扭,高连长觉得更别扭,但是只要上边说是三反分子就是三反分子,让小孙和洪学智同吃同住,监视洪学智一举一动,有什么不法言论及时报告。小孙不想做这个象特务一样的工作,可这是党支部的决定。

  小孙告诉赤脚医生小杜洪学智是个三反分子,小杜一听大惊失色,认为小孙和洪学智在一起很危险。此时洪学智给两人吃苹果,两人都象避瘟神一样的躲开了。

  晚上洪学智打呼噜,吵得睡不成,洪学智见小孙还未入眠,意识到自己打呼噜,称自己今天第一天到,路上可能有点累。洪学智觉得小孙有心事,小孙否认了。洪学智认为自己打扰了知识青年的生活,感到非常抱歉。

  有干活的青年奇怪洪学智以前是大干部居然会做豆腐,是不是以前开豆腐坊的。开豆腐坊是要小本钱的,洪学智哪有那钱,透露自己也是学的,关键是点卤。有青年纳闷洪学智怎么会是三反分子,洪学智十分幽默地承认自己确实是三反,他反封建、反压迫、反国民党反动派,说得大家哈哈大笑。高连长大老远就听到笑声,把小孙叫到办公室,想知道刚才笑什么,小孙告诉了实情。

  洪学智和大家一起在收晾晒的粮食,眼看马上下雨了,招呼大家抓紧点,别让粮食被淋湿了。本文系剧情吧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